首頁 >> 大公司 >> 拆墻開門!阿里系應用,涌入微信支付

拆墻開門!阿里系應用,涌入微信支付

覃毅 來源:21世紀商業評論 2021-09-30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題圖來源:視覺中國

9月28日, 阿里證實,旗下餓了么、優酷、大麥等應用均已接入微信支付;淘特、閑魚、盒馬等App也已申請接入微信支付。下一步,淘寶、天貓等核心平臺有望逐步接入。

騰訊、阿里主動“破防”,或一改過去以支付入口控制服務場景的生態壁壘。也有市場分析指出,這也可能是巨頭之間的相互試探。

“能預測的是,微信支付憑借高頻率、高粘性,在接入阿里生態內服務后,短期內交易規模、交易筆數會有一定的增長?!苯鹑谛袠I資深分析師王蓬博告訴《21CBR》記者。

平臺開放邊界的巨變,已在眼前。流量互通,將重塑行業格局,用戶隱私、數據使用權等挑戰,也隨之而來。

打破高墻

“廣積糧,筑高墻”。

十幾年來,互聯網巨頭基于競爭,屏蔽外部鏈接,打造自己的生態壁壘,經歷了數輪血雨腥風的封殺戰。

2008年9月,淘寶在消費者保障計劃中表示,將在robots.txt協議中屏蔽百度蜘蛛的抓取。由此,互聯網頻繁大規模使用“封殺”大招。

淘寶在robots.txt文件內正式添加了相關代碼屏蔽百度

2013年,淘寶以“安全”為由,屏蔽來自微信端的訪問;微信則攔截阿里旗下的即時通信軟件“來往”。

2018年初,今日頭條禁止推廣微信、微博等第三方平臺賬戶及二維碼,微信、QQ也停止了抖音及多平臺外鏈直接播放。

“頭騰大戰”打了三年,聲勢浩大,從口水戰演變成相互起訴。

今年4月,字節跳動發布52頁的長文,控訴騰訊屏蔽封禁手段,披露這樣一個事實:自2016年3月,騰訊起訴今日頭條侵犯著作權以來,雙方在5年時間,發起了35次、合計近千起訴訟。

其實,企業封鎖外鏈,不全是商業考量。

2019年10月底,微信第二次修訂了《微信外部鏈接內容管理規范》,列出了19個大類的鏈接類違規內容。

年初,微信決定屏蔽拼多多和小紅書的鏈接,理由是,因用戶反饋“部分第三方APP鏈接內容分享到微信內打開時,存在受到彈窗誤導、脅迫跳轉或下載第三方APP”的情況,即使兩者皆為騰訊所投資的產品。

然而,平臺互聯互通,終究人心所向。

7月開始,工業和信息化部啟動互聯網行業專項整治行動,為期半年,平臺屏蔽外部鏈接是整治重點。

有報道稱,工信部要求,阿里、騰訊、字節、百度等互聯網企業,自9月17日起解除屏蔽網址鏈接,否則將依法采取處置措施。

事后看,外鏈開放確實加速了。

重新洗牌

開放外鏈,對平臺管理提出了更高要求。

以微信為例,外鏈一旦完全放開,獲取用戶信息的偽裝紅包和測試、電商平臺的虛假宣傳等,魚龍混雜的信息泛濫,會讓用戶暴露在潛在風險之中。

誘導用戶分享以及傳播外鏈例子截屏

鑒于用戶隱私泄露、數據安全受損等隱憂,“用戶體驗和商業開放價值,如果處理不好,就是一場災難?!蹦炒髲S產品運營人士向《21CBR》表示。

中國互聯網經濟研究院教授歐陽日輝認為,平臺互聯互通,要保障數據安全,還要關注“互操作”和“數據的可攜帶”問題。

打開外鏈,也將動搖現有競爭格局,甚至改變部分企業的商業模式。

“在生態融合的過程中,個人信息流轉利用的規則和模式,變得更為復雜?!敝袊ヂ摼W協會研究中心副主任吳沈括告訴《21CBR》記者。

中國互聯網協會研究中心副主任吳沈括

比如,大家若能在微信上看抖音視頻,用戶數據歸誰?廣告位歸誰?

近兩年,抖音、快手等短視頻新秀崛起,淘寶、京東都與之簽有百億級別的年框,解除外鏈屏蔽后,這種商業合作模式或不復存在。

利益分配也更為復雜。

“微信擔心,淘寶搶走了微信用戶和微信生態商家的機會;淘寶擔心,商家把直通車的預算放到廣點通?!庇谢ヂ摼W業觀察人士舉例說。

有鑒于此,歐陽日輝的觀點是,平臺之間要達成協議,有步驟地打開封禁。

“平臺的數據和關系鏈的建立,是花費了成本的,大型平臺互聯互通,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應尊重和保護平臺的合法權益?!彼@樣告訴《21CBR》記者。

一旦“關系網”撤除,將驅動企業打磨底層業務邏輯,而非結盟抱團。

“開放的生態下,互聯網企業要通過技術的創新、研發模式的設計以及更好的用戶體驗,來打造自己的護城河?!眳巧蚶ㄕf。

再建規則

整治外鏈封禁,也是反壟斷監管的一步大棋。

“針對互聯網企業的調查,已成全球多個反壟斷司法轄區的重點領域,”中科院競爭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韓偉向《21CBR》分析,這部分源于其對社會經濟生活的重大影響,一舉一動關乎民眾福祉。

他指出,規模經濟等互聯網特性,對具體反競爭行為的認定會產生影響;一旦企業在特定市場擁有市場支配地位,較之其他經營者將負擔更多的法律義務。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平臺間也在謀求主動和解。有消息稱,阿里旗下若干應用接入微信支付,早于監管部門專項會議之前。

南開大學競爭法研究中心主任、法學院教授陳兵認為,平臺經濟領域要實現互聯互通,仍需完善相關前提性法律制度。

目前,涉及“互聯”的法律,多集中在電信業務領域,通常以行業監管、行業立法規定互聯互通義務。比如,中國的“電信條例”,美國“1996電信法”,均明確將“網間互聯”作為主導電信業務經營者的義務。

“在競爭規則上,數字經濟市場的互聯互通實踐還不成熟,在討論上大多和其他概念產生關系:一個是互操作性,一個是開放的基礎設施或者關鍵設施?!贝蟪陕蓭熓聞账呒壓匣锶肃囍舅烧f。

在國外,數字經濟領域“平臺互操作”“數據可遷移”,被置于反壟斷法下的支配地位濫用框架中討論。

韓偉告訴《21CBR》記者,德國《反對限制競爭法》第10次修訂、歐盟《數字市場法》草案、美國眾議院《通過啟用服務切換法案》,均涉及開放性要求,“開放義務限于少數超級平臺企業”。

韓偉認為,可優先釋放現有《反壟斷法》、《反不正當競爭法》的規則潛力,加大市場監管層面的競爭執法力度,“除非有充分理由說明,互聯互通相關問題無法通過市場機制解決?!?/p>

無論如何,屏蔽外鏈的高墻,終于開始拆了。


(編輯:鐘黛)
相關標簽: 阿里  
0
0
相關文章
在线免费黄色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