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公司 >> 京東造云,上得來也下得去

京東造云,上得來也下得去

何己派 來源:21世紀商業評論 2021-09-30
開放朋友圈,結一朵最懂產業的云。

說起京東,外界的第一反應是快。

反映在財報數據上,今年二季度,京東的庫存周轉天數進一步縮短至31天。換言之,31天實現倉庫里的貨全部清空更新一遍。對于一家管理著900萬自營SKU的公司來說,這是個難得的水平。

背后的技術力量是京東云。目前,京東的零售訂單100%云上完成,京東物流、京東健康全量上云,京東“6·18”、“11·11”大促高峰期的穩定運轉,都有賴于京東云計算資源的彈性使用和支撐。

2016年,京東正式對外開放公有云服務,相較其他對手,時間稍晚。根據Gartner行業報告,京東云在全國的IaaS服務規模已提升到第五名。

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云事業群總裁高禮強說,京東要用三年時間造4朵云,從更懂產業的云,發展成為最強的產業云、最低碳的云、最開放的云,以及擁有最豐富產業增值服務的云。

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云事業群總裁高禮強

高禮強于2020年11月加入京東,此前曾在甲骨文工作過20多年,對于企業服務領域的產品業務、戰略規劃經驗豐富。京東云作為集團面向政企客戶輸出技術的核心平臺,承擔了更緊要的任務。

對內,京東是京東云最大的“客戶”,零售、物流、健康等板塊的創新,離不開其支撐。對外,企業、政府、金融機構的需求愈發多元化,考驗云廠商的全棧創新能力。

今年以來,在組織架構層面,京東云經歷巨變。京東將云與AI業務和京東數科整合,正式成立京東科技集團,進一步強化科技板塊的一體化協同。

截至目前,京東云已落地65個城市服務基地,服務超1500家大型企業,為800多家各類金融機構、超152萬家中小微企業提供數字化解決方案。

高禮強在接受《21CBR》記者獨家專訪時表示,云服務廠商的比拼,遠未到格局穩固的階段,替代過去粗放的云業務以及項目制服務模式,客戶需要的服務不是一個兩個功能、方案,而是深入產業,陪伴長期轉型成長的融合共生——這恰是京東云最擅長的地方。

以下是高禮強的自述:

根植產業

京東云是京東集團整個數字化的云底座,零售、物流、金融、科技、健康等所有核心業務,已經全面上云。

京東云源自京東的產業實踐,深入到產業中的方方面面,造就了我們和友商不一樣的點——與產業連接非常緊密。23年數智化業務的快速發展,倒逼出一朵開放的京東云。

京東一頭連接超過5億的消費人群,另一頭連接900萬SKU的自營商品,體量龐大,涵蓋各行各業的生產制造。

換句話說,京東的體系連接了數十萬的品牌商和制造企業,各行各業多多少少都和京東的產業生產交集。品牌制造商就不用講了,本身京東就是它的一大重要銷售渠道。

比如電商企業,以前關注的是從營銷到售后的“后五節甘蔗”,現在京東將從“后五節”延展到包括產品創意、設計、制造在內的“前五節”,形成有機結合,從需求端到供應端全面聯動。

這樣一個完整周期下來,從實物的供應鏈開始,疊加我們的服務,逐步對一個行業了解得越來越深,積累對市場、消費者行為的豐富洞察。

當京東云和藥廠、醫療機構打交道,因為有京東健康的存在,我們對這個產業的理解遠遠超過普通的云計算廠商。

當京東云和3C企業交流的時候,因為京東在3C業務深耕多年,我們具備比友商更敏銳的洞察能力。

在云計算新的發展階段,很多企業尋求的不止是云計算資源,更多的是一起探討,京東的經驗和產業能力如何幫助他們完成數字化轉型。

京東面向的是相當豐富的商業場景,要求前端業務快速變化,系統架構完全浸入式地、彈性化地滿足業務需求。這樣的能力,恰恰是如今企業數字化轉型最需要的。

例如,京東幫助東盟生鮮產業園實現了生鮮貿易模式的全流程數字化改造,消費者一鍵下單,水產品很快從東南亞原產地運送到中國的餐桌上。

我們搭建了中國——東盟一體化交易平臺,這個B2B2C平臺涵蓋了B2B和B2C商城、京東專營店、物流履約體系、供應鏈金融及運營中心全鏈條服務,通過暫養池與高效配送,實現了生鮮的鮮活到家。

又比如“一帶一路”沿線的蘭州新區,這里是我國向西開放的戰略平臺和重要樞紐。按原本的規劃,京東云幫蘭州新區搭建一個多式聯運平臺,有效管理生產調度和運力匹配。在持續溝通中發現,蘭州新區和京東集團可以做更多的產業融合。

蘭州新區的貨物在中國、歐洲和中亞之間有大量的貿易往來,我們對接自身的產業能力和跨境業務,打造了一個國際精品班列,實現貨物送去送回,為蘭州樞紐實現了3年超千億產值。

當你積累了足夠的行業Know-how,帶著深刻的產業經驗再去幫客戶做數字化升級,能做的事情遠不止是提供一些算力,或者構建一個所需的應用系統那么簡單。

開放系統

今年7月,京東云發布了行業首個混合云操作系統“云艦”,幫助企業實現數字化基礎設施全面統一化的管理和調度。

這一操作系統,本就在京東內部運轉了好幾年。和其他企業一樣,京東也遇到過混合基礎設施的困局,打通自家的公有云和私有云,形成混合云后,得有一個操作系統方便管理和盤活計算資源,從自身復雜的云原生場景的大規模實踐出發,云艦應勢而生。

開放云艦的決定,來源于客戶的需求反饋。很多企業表達了對混合云的擔憂,業務在兩朵云上跑,萬一這朵云有問題怎么辦?涉及到多云均衡負載,若業務在一朵云上跑的時候計算資源不夠,需要調用另一朵云時怎么解決?

達達向我們率先提出了做混合云操作系統的需求,而后,全棉時代等客戶也提到,需要根據自己的業務需求,隨時切換基礎設施。

京東云決定,把過去7年來在云架構的技術積累和實踐,打造成標準的產品服務,幫助和我們遇到同樣挑戰的企業。

云艦對外服務的時間不長,對于新生事物,剛開始大家會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在客戶中整體口碑不錯,一是符合他們的發展要求,二是我們會跟客戶一起開發共創,按需定制。

云艦的一大特性是全面開放,不僅全面兼容各類基礎設施,實現客戶視角的“一朵云”,同時全面開放PaaS,提供應用市場,京東與合作伙伴一道,為產業提供可運行在各種基礎設施之上的一致PaaS能力。

在某種程度上,我們做的是一個開放的“安卓系統”。

除了自身業務倒逼,從云計算競爭的角度講,我們也必然走差異化的發展道路。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家云廠能滿足企業的所有需求。企業用云從過去的一站式解決方案,逐漸走向差異化、定制化方案。由于歷史原因,云廠在各自的基礎設施上發展自己一體化的PaaS應用,客觀上導致今天很多企業和用戶,上云容易下云難。

企業在數字化基礎設施的自由遷徙,不應該受限,最上面的應用層和最底層的IaaS,沒必要緊密綁定,這是我們的判斷。

云廠商如同電廠、水廠一樣,只是算力和服務的提供者,企業使用計算資源如同使用電,不必知道它來自三峽還是山西,是火電、核電還是清潔能源,只需要它安全穩定,性價比高。云服務用誰家的,客戶想怎么選,有他們自己的考量。

如果京東云是按自家IaaS的特點在上面開發PaaS,做個煙囪式的結構,也就走到了別的云的老路。

我們想,這沒有多大意義,所以把結構改了,在IaaS和PaaS層之間加了一層混合云操作系統,并且承諾,我們不做產品捆綁,產業客戶使用京東云,上得來也下得去。

耐力長跑

大的賽道,京東主要看三個領域:to企業,to城市,to金融機構。具體做業務的時候,團隊按垂直行業來組織架構。

這樣做的好處是,一個行業里的客戶,需求有可復制性,從業務角度,提供服務的專業度和效率會更高,行業經驗和生態系統也便于積累。

同時,也設置了一些區域性組織,我們叫作“十二戰區”,商務和技術團隊建立在本地,就近服務企業客戶。

做更懂產業的云,京東總結了一個TIES模式。

T指的是技術(Technology),怎么把我們的互聯網、云原生的技術輸出給產業;I是產業(Industry),跟產業要有深度連接,跟客戶要有深入交流;E是生態(Ecosystem),靠京東一家是做不成的,必須整合生態和客戶,做需求和匹配;S是服務(Service),這不是狹義上的科技服務,而是疊加了產業、政策的服務。

只有把T、I、E、S都做好,京東才能真正把“產業云”這件事落到實處。

做公有云的時間節點,京東云比別的云廠商晚了幾年,少了先發優勢,但后來者能更清楚地看到別人踩過的坑,不會再走別人走過的彎路。

云計算的競爭,目前還遠未到格局穩固的階段。前些年的發展,主要受泛互聯網企業對云計算資源的消耗和需求帶動,在政企市場方面,其實還有很大的增長空間。

同時,技術實力較強的互聯網巨頭,用云的忠誠度也沒有那么高,與云廠的供需關系是比較脆弱的。

多云應用的趨勢愈發明顯,先入為主的云廠,不見得就能安穩應對,任何后來者,只要能做好服務做好產品,就有機會。

云計算第二階段的真正比拼,可能才剛剛開始,許多企業提出了數字化轉型和產業增長的新課題,這不是簡單的上個云就能解決的。

我在Oracle工作了很多年,現在來到京東,感受到這兩類企業的差異確實大。

當然,許多外企首先都是很偉大的產品公司,有一個標志性產品作為立身之本,比如Oracle的數據庫、IBM的服務器,產品的生命周期長,過去很多企業客戶愿意把大型、復雜的項目,交給這些頭部IT廠商構建。

現在不是做信息化項目的時代了。企業更信任云計算廠商,且愈發看重后者是否具備產業能力。

做好單個項目不代表數字化轉型目標達成,雙方需要攜手結成戰略關系,分享經驗和系統能力。開放共生,將成為數智化發展的新階段。

我們相信,做to B是一個以客戶為中心的長期主義的事情,若to C是百米賽跑,那么to B就是馬拉松,終點很明確,過程比的是耐力、競爭策略和體力分配。




(編輯:譚璐)
相關標簽: 京東  
0
0
相關文章
在线免费黄色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