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公司 >> 無限期下架!陪打王者榮耀能買房的時代過去了

無限期下架!陪打王者榮耀能買房的時代過去了

楊松 韓璐 來源:21世紀商業評論 2021-09-09
未成年人限游了,陪練軟件下架了。

游戲行業最嚴監管政策在8月末出臺后,游戲公司忙著執行新規,與其相關的行業,也陸續受到沖擊。

今天據媒體報道,歡聚集團旗下的 Hello 語音、虎牙旗下的小鹿陪玩、比心、咪呀、可可西里、一派陪玩、比伴陪玩等游戲陪練產品,遭到“無限期下架”。

據《21CBR》記者測試,在騰訊應用寶、一加手機等應用商店搜索相關軟件,均無法查詢到。蘋果 App Store 中,小鹿陪玩、比心等軟件,仍可正常下載。

貝殼財經援引業內人士稱,“無限期下架”是指目前沒有給出明確的下架時間,企業按照相關要求整改后,即可上架。預計整改時間在兩個月左右,可參考此前秒拍和探探的情況。

《21CBR》記者就此消息向小鹿陪玩、比心等公司求證,截至發稿前,官方尚無正式回應。

與數年前,行業對電競游戲的看法停留在“玩物喪志”階段不同,2019年初,人社部已發文,將電競陪練作為一個新的正規職業工種,認為其有專業的平臺空間,可以依靠自身游戲技能分享賺取收入。

只是“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痹谟螒蛐袠I面臨強監管的大背景下,尚未全面普及的游戲陪練行業,似乎要面臨更多挑戰。

全職陪練月入8000,王思聰時薪666元

對于年輕人而言,“游戲陪練”是一份有價值、有價格的“新職業”。

此前, 80后游戲用戶相對保守,在游戲中主要是買道具。所以2014年,游戲陪練市場尚小,算上貼吧、淘寶等不同渠道的“散戶”需求,只有6-7億元規模。

但隨著《王者榮耀》等產品走紅,手游的社交屬性進一步凸顯,加上90后、95后消費觀念相對開放,愿意付費找人陪自己打游戲的比例高了。游戲陪練的職業機會和發展空間在放大。根據游戲陪練App比心陪練的公開資料,2018年,平臺的月流水已超過2億元。

此前比心陪練CEO林嵩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在其平臺上很多游戲陪練大神來自各行各業,有從體制內出走的公務員,有參加過中國好聲音的歌手,有海外兼職的留學生等。

早期,平臺上陪練稀缺,因為大家覺得這個職業不夠光彩,隨著收入提升,甚至有陪練以此支撐起家庭主要開支,存的錢夠支付小城市的房款首付,這份職業逐漸獲得普遍認同。

記者接觸過的一位陪練陳宇,原本是昆山當地一支二線電競戰隊的教練,25歲的他在電競職業賽場上算是“高齡”了,職業發展不進則退。2018年,王者榮耀是當時最吸金的游戲,陳宇就在陪玩平臺上注冊了賬號,做起了游戲陪練。

通常,一名游戲陪玩的收入,由其在線時長和接單量決定。

以陳宇為例,他每天平均10個小時在線,從一局5元開始,隨著段位、訂單量的提升,單價逐步上漲,月收入穩定在1萬-2萬元,而且有了自己的固定“老板”,還可以定期給游戲陪練新人做分享和培訓。

陳宇這樣的游戲陪練,單一平臺注冊用戶就有數百萬人,很多人通過平臺認證擁有接單資質,平均年齡20-30歲,不乏當紅電競職業戰隊的選手、教練,直播平臺游戲主播、各大短視頻平臺的頂流網紅。

據比心平臺于去年4月發布的《游戲陪練白皮書》顯示,平臺上有近150萬游戲陪練賺到錢,其中全職平均月收入7857元,兼職平均月收入2929元。

定價最高的游戲陪練大神,是IG戰隊退役選手王思聰,時薪高達666元。2019年,光比心平臺消費金額最高的用戶,一年的陪練花費就超過300萬元。

16歲就能陪練,百億市場受沖擊

基于年輕一代的“游戲用戶整體占比”和“游戲陪練付費用戶占比”的提升,游戲陪練行業,一度被寄予厚望,認為其有機會成為電競生態中的下一個百億市場。

有行業人士在接受《21CBR》記者專訪時樂觀估計,在未來3-5年,游戲陪練有望占據電競市場15%-20%的份額。

艾瑞咨詢發布的報告顯示,2020年中國電競整體市場規模近1500億元, 2021年預計1826億元,2022年預計2157億元。若以電競行業2000億市場規模計算,整個陪練市場規模將超過300億,也陸續有平臺玩家涌入。

據媒體統計,市場上涌現近百款的游戲陪練平臺,包括暴雞電競、豬隊友、電競幫等多個平臺,均拿到融資。只是,陪練產品融資,大多集中在2019年之前。行業高速發展背后,“涉黃”等問題不斷涌現,影響資本對于行業的判斷。

陪練產品下架有跡可循。早在今年8月末,新華社曾報道,部分網絡平臺存在打“軟色情”擦邊球的現象,甚至利用暗語接頭后,換平臺進行“裸聊”交易,不少未成年人可能陷入其中。

即便是史上最嚴“限游令”出臺后,記者在某陪練超話中,發現招募帖寫道,年齡僅限制在16周歲以上。

部分游戲陪練平臺,對未成年的接單管理良莠不齊。

孟秋剛滿17周歲,想要兼職接單的她告訴記者,自己下載某陪練App進行實名認證后發現,該平臺已禁止未成年人接單,隨后她換到其他平臺,就可以正常接單。

按照相關規定,所有網絡游戲企業僅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節假日,每日20時至21時向未成年人提供1小時服務,其他時間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成年人提供網絡游戲服務。

互聯網和游戲產業觀察者張書樂稱:“最嚴政策出來以后,游戲廠商也會進行一些自我加碼,比如說像類似一些戀愛游戲,騰訊已經禁止所有未成年進入?!?/p>

嚴格來說,對未成年人而言,游戲的服務時間縮短到了一周三小時,有些游戲甚至直接關上了大門。

需求端,曾經活躍、有付費請陪練需求的年輕玩家,會因此降低付費概率,陪練們勢必會失去一些“用戶”。供給端,未成年的陪練,空間、時間被大大壓縮。

《21CBR》記者加入某陪練微信群中,有人對外稱可出租《英雄聯盟》、《永劫無間》等游戲賬號給未成年陪練,來規避因年齡受限的監管政策。

在張書樂看來,陪練行業本身發展并不理想,場景沒有真正打開,整個盈利模式都不是很明顯,“有沒有監管對行業來說,目前狀態都是不利的,行業都是下行的?!?/p>

在未成年游戲時間受限、產品下架等強監管下,游戲陪練產品即便回歸,要面臨的挑戰也不會少。

(文中陳宇、孟秋為化名)


(編輯:韓璐)
相關標簽: 陪練  
0
0
相關文章
在线免费黄色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