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快公司 >> 4萬塊起家、差點成房企,杭州絲綢世家一年賣出7個億

4萬塊起家、差點成房企,杭州絲綢世家一年賣出7個億

程俊豪 來源:21世紀商業評論 2021-09-02
南宋絲綢從街頭到上市。

“千里迢迢來杭州,半為西湖半為綢?!碧峒昂贾?,除了景色秀美,其歷史悠久的絲綢文化,也是這座城市的特色。

千年絲綢,在商業化的道路上,也正步步為營。

9月1日,杭州萬事利絲綢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萬事利”)發布了招股說明書,計劃于深交所上市。

成立于1975年的萬事利,前身為杭州筧橋綢廠,是一家專注于絲綢相關產品的研發設計、生產與銷售的企業。

萬事利是中國絲綢業內第一家馳名商標,其技術源于南宋絲綢世家沈家大戶,現實際控股人為創始人沈愛琴的女兒屠紅燕,控股40.50%,為第一大股東。

招股書顯示,2018年至2020年,這家絲綢品牌營收分別為7.5億、7.3億、7.4億;歸母凈利潤呈上升趨勢,分別為5012萬元、5966萬元、6340萬元。

絲綢手藝,緣起南宋

萬事利的故事得從沈家大戶說起。

南宋時期,杭州是聲名遠赫的桑蠶生產交易中心,被譽為“絲綢之府”。這里商賈云集,不但留下了馬可波羅 “華貴天成”的驚嘆,也養育了不少絲綢世家。

1946年12月,沈愛琴便出生在杭州市筧橋鎮農村的蠶桑世家,沈氏祖祖輩輩都經營著絲綢生意。

她并沒有生在家族鼎盛時期,由于戰后家族衰退,從小跟著家人養蠶的她,沒有掌管家族生意,而是自學成醫。直到1974年,筧橋公社決定籌建筧橋綢廠,沈愛琴因為其家族背景與生長環境,加上她能干正直,成為了工廠的掌管者。

30歲不到的她,帶著22名工人,背負7萬元債務用,用數臺老掉牙的舊機器和4萬元啟動資金,開啟了絲綢經營。

女兒屠紅燕說,在她記憶中,她會坐在母親的自行車后座上去廠子里的幼兒園。但等到屠紅燕上小學后,見到母親的次數就越來越少了,因為沈愛琴早上七點鐘就要到崗,晚上加班到很晚,這時屠紅燕已經進入夢鄉。

“母親屬于非常傳統的中國女性,對長輩孝順,為人處事講禮貌。一代企業家真的非常不容易,因為他們什么資源都沒有,特別是我們這種鄉鎮企業,沒有人才、政策和資金優勢,都要自己想辦法,夾縫中生存,永不服輸。第一代浙商能在大浪淘沙中取得成功,靠的就是這種精神?!?nbsp;屠紅燕曾公開談論道。

2005年開始,屠紅燕就在為接班家族企業做準備了。企業管理類學科畢業后,她被沈愛琴送往日本一家紡織服裝公司學習工作了一年。

回到筧橋綢廠,屠紅燕從基層做起,每天7點鐘就到單位,給師傅們倒茶、抹桌子、拖地板,7點20開始工作。在基層做了很多年,從屠紅燕業務員,一路做到業務經理、副總經理、總經理、副總裁、執行主席,直到如今成為董事局主席。

接手工廠后,屠紅燕給萬事利帶來了三個主要轉變。一是明晰戰略目標,鎖定向絲綢方向發展;二是改變商業模式,由外銷為主轉為內銷;三是產品創新,用文化提升產品附加值。

隨著絲綢由傳統產業被列入文化創意產業,屠紅燕堅定了心中的信念。2008年,萬事利的產品成為北京奧運會特許供應商品。

雖有家族行業經驗,萬事利的發展并非一帆風順。上個世紀90年代后期,由于絲綢企業的競爭過于激烈——在杭州就有300多家絲綢廠,而印度、越南等鄰國也開始在絲綢領域跟中國爭奪市場份額,萬事利甚至面臨被淘汰的危險。

彼時,母親沈愛琴甚至建議屠紅燕進軍房地產,可屠紅燕卻認為房地產業專業程度高,不適合冒然出手。說服母親后,屠紅燕堅定堅持在絲綢領域精益求精。

當其他民營企業還在為轉型升級、房地產調控而苦惱時,萬事利在2011年實現總營收36億元,利潤連年大幅增長。

主營業務收入波動

過去十余年間,由于產業飽和,中國紡織服裝、服飾業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營業利潤增速放緩,甚至利潤已陷入負增長。在此背景下,萬事利所在的絲綢行業也已進入存量競爭時代。

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16-2019年,中國紡織服裝、服飾業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營業利潤分別為1410.89億元、1203.16億元、1051.68億元、858.59億元。

絲綢行業的情況或也不樂觀。萬事利的兩大主營業務都出現了較大波動,絲綢文化創意品和絲綢紡織制品逐步呈現營收下降的趨勢。

招股書顯示,2018-2020年,萬事利來源于絲綢文化創意品的收入分別為3.99億元、4.08億元、3.47億元,占其當期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53.73%、56.43%、47.47%;來源于絲綢紡織制品的收入分別為3.44億元、3.15億元、2.09億元,占其當期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46.27%、43.57%、28.55%。

在銷售方面,萬事利絲綢產品銷售金額均有下滑。招股書顯示,萬事利絲綢文化創意品主要通過直銷或分銷渠道進行終端銷售,2019年至2020年,絲綢文化創意品銷售金額分別為4.07億元、3.46億元,同比下降14.91%;絲綢紡織制品分別為3.14億元、2.08億元,同比下降33.73%。

招股書還披露,公司存在市場競爭加劇的風險。

千年絲綢成為民族品牌,要持續保持生命力并不容易。

萬事利表示,我國絲綢行業進入門檻較低,絲綢生產商及品牌眾多,普遍議價能力較弱,行業競爭較為激烈,主要體現在品牌、營銷渠道、設計研發等方面的市場競爭加劇。若不能持續提升品牌影響力,則可能對公司的業務經營和產品銷售帶來不利影響。

題圖來源:萬事利微博



(編輯:肖澤野)
相關標簽: 絲綢世家  
0
0
相關文章
在线免费黄色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