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虧掉72億后揮淚賣子,依圖科技的AI故事不好講

虧掉72億后揮淚賣子,依圖科技的AI故事不好講

覃毅 來源:21世紀商業評論 2021-08-20
做AI,到底是“龍”還是“蟲”?

“AI四小龍”(依圖科技、商湯科技、云圖科技、曠視科技)之一的依圖科技,又在準備IPO了。

近日,有消息稱依圖科技正考慮在香港IPO,擬尋求40億美元估值(約人民幣260億元),并將于今年晚些申請上市。

去年末,依圖科技其實申請了科創板的IPO,根據當時的招股書,公司計劃通過上市籌集75.1億元人民幣,用于新一代人工智能IP及高性能SoC芯片等項目。

不過,一個月前,依圖科技主動撤回了科創板上市申請,據悉,主要是財報更新的原因。

IPO申請,終止、再計劃,依圖科技最近的新聞并不少。就在幾天前,公司還因出售旗下依圖醫療并大幅裁員的消息,站上了風口浪尖。

作為國內最早一批明星AI公司,依圖科技以計算機視覺技術起家,而后入局人工智能醫療圖像分析,成為智能醫療臨床決策解決方案供應商。最近兩年,自動駕駛賽道受資本熱捧,依圖科技順勢入場。

一個不爭的事實是,人工智能企業往往背負著沉重的研發費用,疊加商業化變現突破的困境,大部分企業都要經歷一個漫長的“燒錢期”,依圖科技也不例外,甚至可以說日子很不好過。

據此前披露的招股書,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的三年半內,依圖科技的總營收不到15億元,累計虧損卻超過了72億元。

顯然,在財務上,依圖科技的故事,似乎不太具有說服力。

師從霍金門徒,9年融10輪

成立于2012年的依圖科技,兩名創始人其實都擁有堅實的技術背景和行業經驗。

創始人之一朱瓏,留美時曾是霍金得意門生的學生,從事計算機視覺的統計建模和人工智能的研究;另一位創始人林晨曦,則先后擔任微軟亞洲研究院研究員和阿里云計算技術總監。

因為兩位創始人的專業所在,依圖科技以計算機視覺技術起家。在技術落地場景上,依圖科技最早在人臉識別等安防領域拿到了入場券,而后開始拓展至醫療領域,并成立子公司依圖醫療。

作為“AI四小龍”中最先將AI技術應用于醫學影像領域的廠商,依圖科技在入局醫療后就獲得3.8億元融資,而后資本持續輸入,令其短時間內快速崛起。

據統計,截至2020年6月末,依圖科技共完成了10輪融資,估值達40億美元。從資方背景看,紅杉中國、云鋒基金、高瓴資本、真格基金和高榕資本等一眾知名投資機構都在其中,國有控股的行業指導基金張江火炬基金和上??萍纪顿Y也赫然在目。

然而,資本的追捧不代表依圖科技的造血能力經過了市場驗證,三年半,公司營收不到15億元,累計虧損超過72億元。

報告期內,依圖科技賬上的貨幣資金約15.58億元,首次IPO申請時,公司計劃將近22.38億元募投資金用于補充流動資金,足可見其資金緊張。

在醫療之外,依圖科技也已將AI技術應用于“智能城市”、“智能社區”和 “智能零售”等領域。在招股書中,軟件曾是依圖科技最大的收入來源,2017年一度占總營收55.9%。

但隨著AI公司的發展,越來越多的技術開始進入這些應用場景,藍海逐漸消逝,依圖科技開始尋求轉型。

2019年,它發布求索芯片,后續發布了基于求索芯片的原石系列服務器、前沿系列邊緣計算設備,希望結合自己的軟件服務推向市場。這一年,曾經占主導地位的軟件服務收入首次受到擠壓,硬件服務所占比重越來越大。

在招股書中,依圖科技自我定位為“研發及銷售人工智能算力硬件和軟件在內的人工智能解決方案供應商”。報告期內,公司尚未對求索芯片進行單獨銷售,而是基于求索芯片研發智能服務器及智能邊緣計算設備,進行對外銷售。

技術應用、硬件開發,技術是AI公司的護城河,可背后的每一件事都意味著高投入。招股書顯示,依圖科技歷年的研發費用分別達到1.01億元、2.91億元、6.57億元和3.81億元,占各期營業收入比例分別為146.94%、95.77%、91.69%和100.10%。

人員構成上,研發技術人員占員工總數比例達55.54%。研發投入帶給依圖科技不小的資金壓力。持續虧損的賬面,給依圖科技的IPO帶來了變數,甚至給公司的業務也帶來了變化。

困于商業化,斷臂求生

新冠疫情爆發后,一眾擁有AI醫學圖像分析解決方案的公司,很受市場關注。

可就在這樣看似前景大好的時候,依圖科技撐不下去了。8月初消息,依圖科技擬將旗下依圖醫療出售,買方為醫療AI公司深睿醫療,后者曾以50億元的估值位列2020年數字醫療榜前列。

招股書中提到,2018年到2020年上半年,依圖醫療的營收分別為9.91萬元、559.73萬元和562.67萬元,營收占比均不足2%。直白地說,這項業務投入產出比很低。

有市場分析認為,持續虧損導致依圖科技首次申請IPO遇阻,出售“拖油瓶”依圖醫療在所難免。

從收購方來看,成立于2017年的深睿醫療,是AI醫療的后起之秀,在業務產品線與依圖醫療多有重疊,就依圖醫療積累的數據和技術而言,這筆交易是劃算的。

可作為AI醫療領域最早的探索者之一,依圖科技斷然“棄子”讓人惋惜。有行業人士分析背后的原因表示,盡管目前醫學人工智能在放射醫學和病理學取得了一些成果,但AI在醫療保健領域還無法應用于治療更復雜的醫療狀況,患者隱私安全問題、數據收集標準缺乏都是阻礙。

砍掉前景不明的領域,下注政策和準入壁壘相對較低的領域,可能是眼下的關鍵。不難預見,依圖科技剝離醫療部門后,將為其他業務騰挪空間。

去年來,自動駕駛賽道受資本熱捧,依圖科技已經在備戰入局。

公開資料顯示,2020年2月,依圖科技設立了上海依行機器人科技有限公司,主營業務為自動駕駛技術解決方案。而在2019年發布求索芯片時,朱瓏就表示,該款產品直接對標特斯拉自動駕駛芯片。

不過,自動駕駛終究是依圖科技現下陌生的領域。在實際場景應用上,英特爾、英偉達等國際巨頭都是其直接競爭對手,國內的云從科技、商湯科技、曠視科技等也隨時可能放出大招。

內外部環境均焦灼,依圖科技的當務之急怕是要先拿到足夠的新彈藥,渡過當下資金困境,再考慮解決AI商業化落點問題的長遠之計。

題圖來源:依圖科技官方微博


(編輯:肖澤野)
相關標簽: 依圖科技  
0
0
相關文章
在线免费黄色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