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車與出行 >> 一則訃告,蔚來再陷死亡車禍

一則訃告,蔚來再陷死亡車禍

楊松 覃毅 來源:21世紀商業評論 2021-08-16
任何時候,都不能對科技盲目樂觀。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8月12日下午2時,31歲的企業主林文欽駕駛蔚來ES8,在福建沈海高速涵江段,先后與錐桶和公路養護車發生碰撞,不幸去世。

刊發的訃告稱,事故發生時,蔚來ES8處于NOP領航輔助駕駛狀態。

半個月前,在上海市浦東新區臨港大道,一輛蔚來EC6高速撞擊石墩后自燃,車主不幸遇難。

15天內兩次事故,起因仍在調查中,蔚來汽車及自動駕駛的安全性,備受質疑。

最新的消息是,16日下午,蔚來總部技術團隊已經到達莆田,配合警方及司法鑒定機關,進行下一步數據讀取作業。

誰的失誤?

林文欽的訃告,專門點名“自動駕駛功能(NOP 領航狀態)”,消息很快傳開。

林的家屬公開表示“蔚來汽車要披露公司車輛的所有數據,包括導致車禍的原因”。

蔚來官方第一時間回應:NOP(Navigate on Pilot)領航輔助不是自動駕駛,且在8月13號,宣布派遣技術團隊前往福建輔助警方調查。

究竟是蔚來輔助駕駛功能出現問題,還是駕駛者操作失誤?

現有信息顯示,林文欽所駕駛的ES8,為蔚來的第一款量產的旗艦車型,采用純電動驅動,林于2020年11 月份購買,事故前大約駕駛了兩萬多公里。

事發的沈海高速涵江段為四車道,當日天氣晴好,路況清晰可辨。交警披露,當時前方養護車正收錐筒,在緩慢行駛過程中,林駕駛的車輛,沒有識別到養護車,直接撞了上去。

林文欽好友提供了一組行車數據:林最近一次駕駛里程為85公里,總時長113分鐘,平均時速為45.1公里,最高速度為114.6公里每小時。

圖片來源:新京報

事發地點為高速公路路段,限速為120公里/小時。

“從車輛撞擊后嚴重變形的情況看,當時林文欽駕駛的ES8處于高速行駛狀態,在那么快的速度下,肯定是需要人為控制車輛的?!币幻麖V州蔚來車主向《21CBR》記者表示,根據他的駕駛經驗推測,林當時應是有控制車輛的。

而蔚來的輔助自動駕駛技術,具有急剎識別、識別壓線、自動泊車等功能,因此,在常理下,當車速過高且與前車距離過近時,即便在林沒有意識到之前,車輛也會為車主提供輔助急剎。

“從林文欽事件結果來看,輔助剎車并沒有起效,至少在林文欽意識到危險手動急剎時,發揮應有的作用?!痹撥囍魍茰y說。

這種對蔚來NOP的懷疑,不是孤例。

在社交平臺上,有蔚來車主自曝,在高速上失衡跑偏的驚險一幕:“拼出全身力氣抱住方向盤,還是沒能抓住這只‘脫韁的野馬’,撞上中間隔離帶、打轉360°才停下”。

在蔚來社區中,已有用戶提醒蔚來官方,要盡早公布事故原因,不然會誤認為是NOP原因。

蔚來總裁秦力洪回應稱,“結論要等交管部門調查后公布”。這一調查結果,對于蔚來NOP的品牌和銷量,影響重大。

糾結的賣點

NOP是蔚來核心競爭力之一。

它融合了車載導航與NIO Pliot自動輔助駕駛功能,允許車輛在特定條件下,按照導航規劃的路徑,自動巡航行駛。

2020年9月,領航輔助功能發布,蔚來創始人李斌高調宣稱,蔚來是“唯二”將該功能實現在量產車型上的車企。

另一家是特斯拉。

NIO Pilot自動輔助駕駛系統,需要車主另外花錢購買。系統有精選包和全配包兩種,價格分別為1.5萬元、3.9萬元。

“對于造車新勢力,自動駕駛技術是賣點之一,若沒有這項功能,消費者難買單,品牌價值也會縮水?!?/p>

資深汽車行業分析師張翔告訴《21CBR》記者,蔚來的NOP大體屬于L3級別,高速公路的場景比較簡單,沒有行人,也沒有紅綠燈,通常情況下能實現安全使用。

吊詭的是,正常使用的NOP系統,并未阻擋上述悲劇的發生。

事故發生后,蔚來方面強調,NOP仍然是一種輔助駕駛功能,絕不能把NOP等同于自動駕駛。

在蔚來社區平臺,無人駕駛系統工程部負責人章健勇也提醒,在使用時,駕駛員需時刻關注交通狀況及道路環境。

在使用指南中,章強調,NOP目前無法響應人、動物、交通燈及高速收費站、路障、三角警示牌等靜態障礙物;若路線前方存在交通事故、施工區域、臨時封路等情況時,需駕駛員立即接管車輛。

“輔助駕駛之所以是輔助駕駛,而不是無人駕駛,就是設計者清楚,有一些情況是不保證能處理,絕對會有缺陷的?!盇utoX(安途)創始人、CEO肖健雄告訴《21CBR》記者。

資深汽車分析師梅松林解釋說,高速狀態下,汽車剎停,要有一兩百米的慣性制動距離,目前的輔助自動駕駛技術,能否在這么短情況下,識別前方靜止障礙物,并完成剎車動作,本身就是一個挑戰。

對于輔助駕駛技術,造車新勢力的態度,其實非常糾結:為了免責和合規,他們會強調自僅是“輔助駕駛功能”;可為標榜技術“先進性”,鼓勵購買,又會賣力宣傳“酷炫”的功能。

2019年8月,蔚來汽車副總裁沈斐在社交媒體,發布了一個使用NIO Pilot視頻,調侃道“在自動輔助駕駛幫助下,放心地邊吃邊開車”。據報道,該場景正是在高速公路上。

蔚來后續的官方宣傳中,沒有再提倡類似的宣傳。

然而,在營銷鏈條中,尤其線下的銷售人員,“輔助駕駛”夸大為“自動駕駛”的話術操作,容易出現,尤其當它成為一項利潤可觀的業務時。

晚來的警示

“未來NIO Pilot帶來的收益,平均可以提高3至4個點的毛利?!?/p>

就在林文欽出事當天的電話會中,李斌著重介紹了NIO Pilot的成績:截止今年7月,自動輔助駕駛行駛總里程超過2億公里;二季度,選配率已超過80%。

今年二季度,蔚來共銷售了7931輛汽車,按照80%選配率,以及1.5萬元、3.9萬元兩個檔位進行推算,該項業務的營收在9517萬元-2.5億元。

1-6月,蔚來總營收為164.3億元,若按李斌所言,3-4個點的毛利,半年內可增收5億。蔚來仍未盈利,二季度凈虧損仍有5.87億元,這筆收入彌足珍貴。

自動駕駛系統已被認為是汽車未來的“靈魂”,新勢力與傳統車企,均重金投入。

李斌稱,蔚來與自動駕駛直接相關的團隊規模,大概在500人左右,到年底會再增加300人,有4位VP級別的下屬,直接向他匯報。

企業要創收,用戶希望體驗炫酷的“新技術”,若缺乏風險警示,輔助駕駛技術很容易劃入到 “危險”的使用場景中。

幾乎在同一時間,小鵬汽車也因自動駕駛陷入爭議。

8月12日,有網友爆料,一名小鵬車主在駕駛途中不慎追尾,兩車皆嚴重損壞;在購買時,小鵬汽車銷售員給他展示ACC(自適應巡航控制)功能時表示,車輛會自動剎車。

鑒于事故頻發,業內人士認為,需對輔助駕駛技術保持謹慎,就車企進行必要管制。

梅松林稱,輔助駕駛技術分為多項,輔助停車等這樣的功能,沒太大風險;有些輔助駕駛技術,“要以人為主,技術為輔”。

“對人安全還是要敬畏之心,不能過多夸大技術?!泵匪闪终f,車企交付時,要對用戶進行必要的風險教育,如同考駕照一樣。

肖健雄甚至直言,輔助駕駛應該僅限于特別簡單的功能,讓用戶明顯感知“系統很傻、很不可靠”,只有這樣,才能比較安全。

“其實是大家沒有做好功課而已,任何時候,都不能對科技盲目樂觀?!痹诹治臍J的事故后,一名車主向《21CBR》表示。

8月12日,工業和信息化部發文要求,“企業生產具有駕駛輔助和自動駕駛功能的汽車產品的,應明確告知車輛功能及性能限制、駕駛員職責、人機交互設備指示信息、功能激活及退出方法和條件等信息……保障駕駛員始終在執行相應的動態駕駛任務?!?/p>

恰恰就在同一天,林文欽的車滑出了安全的邊界。


(編輯:陳曉平)
相關標簽: 蔚來  
0
0
相關文章
在线免费黄色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