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澡堂邊租房起步!24年后,合肥老師身價700億

澡堂邊租房起步!24年后,合肥老師身價700億

覃毅 楊松 李惠琳 來源:21世紀商業評論 2021-08-03
華為成為最大對手。

“155可以進嗎?”

8月2日上午,陽光電源(300274.SZ)開盤即大跌,股民議論紛紛,看空與看多者,各執一詞。

這家24年歷史的光伏公司,上周爆發,在大盤的一片陰霾中,大漲22.3%,市值達到2445億元的高點。

更夸張的是,過去的12個月,陽光電源漲了約7倍!創始人曹仁賢以110億美元的身價,位列福布斯全球實時富豪榜第202位。

這么龐大的財富,主要來自一個非常冷門的部件——光伏逆變器。

離校下海

曹仁賢是一個浙江人。

1968年,曹仁賢出生于杭州一個農村家庭,本科考上合肥工業大學的工業電氣自動化專業,一直讀到研究生,畢業后留校任教。

曹仁賢任教四年,主要研究方向是可再生能源發電。

那時,人們對太陽能、風能還沒有太多概念,但是,曹感覺,這個冷門領域中可能蘊含商機。

1997年,他不顧眾人反對,放棄了安穩的大學教書生涯,賭上東拼西湊的50萬元,成立陽光電源,從合肥一個澡堂邊上租了兩間房就起步。

陽光電源董事長曹仁賢

曹仁賢一開始把目光鎖定在了離網逆變器——一種極為冷僻的設備。

在光伏發電系統中,太陽能通過組件轉化為直流電能,再通過光伏逆變器中的功率變換及控制系統,將直流電能轉化為符合電網要求的交流電。

在光伏系統中,逆變器成本占比僅8%-10%,承擔著整個系統的交直流轉換、功率控制、并離網切換等重要功能,是光伏系統的大腦。涉及的微處理器、功率半導體等技術,正是曹的專業所長。

陽光電源的逆變器產品

當時國內光伏市場還未興起,陽光電源的開局并不順利。

“前5年,我們的太陽能項目比較少,主要是南疆鐵路這樣的獨立離網發電系統,這樣的工程都是一次性的,一輩子可能都接不到第二個?!?/p>

曹仁賢回憶,為了生存,早期他只能先做一些傳統的電源產品,比如應急電源、開關電源等,來為開發光伏和風能逆變器積累資金。

2003年,陽光電源研制出首臺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光伏并網逆變器,打破了國外壟斷,慢慢躋身為中國最大的光伏逆變器制造商。

其后,它趕上光伏產業爆發,2008年到2010年,銷售收入從1億元增至6億元,年復合增長率為144.7%。

2011 年,陽光電源在深交所掛牌上市,起初市值60億元左右。

做減法

過去20多年,光伏行業在資本喧囂中幾經跌宕。

曹仁賢見證,很多相識的企業一個接一個死去,“尚德到賽維、超日,再到英利的危機,這些企業,曾經非常健康,但都撐不住了,我感到很痛心?!?/p>

陽光電源也一度非常困難,尤其2012年,光伏產業進入低谷,其全年的扣非凈利潤僅1200萬,股價跌去3/4。

為什么能夠活下來?曹仁賢認為,靠的就是專業和專注。

2004年至2008年間,為了集中優勢做好新能源電源設備,他陸續砍掉已經賺錢的傳統電源項目。

做減法是為了將來做加法。

“你在分心賺錢的過程當中,會透支原來的資源,使你在專業專注的道路上打了折扣,雖然賺了錢,但失去了客戶對你原有品牌的認知,最終得不償失?!?/p>

陽光電源的行業布局更接近應用場景,主要產品包括光伏逆變器、風電變流器、儲能系統、水面光伏系統、新能源汽車驅動系統、充電設備等。

從2012年起,其收入就一直穩定增長,從當年的10.83億,增長到2020年的192.86億,8年間漲了12倍。

特別在光伏逆變器領域,陽光電源在年報中自稱,出貨量長期居全球第一。

2020年,其逆變器等電力轉化設備,營收為75.14億元,同比增長106%,貢獻了總收入的4成左右。

陽光電源也帶動全球逆變器成本和價格大幅下降。

“這二十年,我們把成本從當年的五塊錢一瓦,降到現在的兩毛錢一瓦,整整降低了25倍,現在很多項目當中,都可以使用中國產的設備?!辈苋寿t自豪地說。

即便如此,逆變器等設備的毛利率,高達35%。電商平臺顯示,適用于單個住宅屋頂,單項3kw的陽光電源逆變器售價為1980元。

2020年,陽光電源的最大收入來源,其實是“電站投資開發”,占比為42%左右,但是,毛利率只有9.49%,“逆變器”業務,依然是公司第一大來源。

但是,華為在挑戰其地位。

據伍德麥肯茲發布全球光伏逆變器供應商排名,2020年,華為已占據23%市場份額,位居第一;陽光電源占據19%。

儲能大熱

過去一年,陽光電源的暴漲,最大的推力,還是“碳中和”目標下,光伏產業大發展的預期。

2020年,公司83%的收入與光伏有關,另有6%的收入來自儲能。

15年前,曹仁賢開啟了大功率儲能專用變流器研發,逐步涵蓋了儲能變流器、電池、系統集成等多方面,能夠提供風、光、儲核心設備及高效協同的一體化解決方案。

這一布局,意外放大了陽光電源的想象空間。

7月下旬,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發布指導意見,計劃到2030年,實現新型儲能全面市場化發展,并要求合理確定峰谷電價價差,建立尖峰電價機制,這有助于激發用戶側儲能裝機需求。

陽光電源光儲事業部副總裁汪東林算過一筆賬:一座光伏電站配建裝機量20%、時長2小時的儲能項目,其初始投資將增加8%—10%;而風電場配建同樣容量的儲能項目,其初始投資成本將增加15%—20%。

光伏發電,儲能提升收益,“光伏+儲能”策略,成為龍頭企業的共識。

陽光電源的儲能業務大部分來自海外,去年收入已達到11.69億,它將成熟的儲能應用技術和經驗,向國內移植和嫁接,并加快與三峽、國電投等央企電站的合作。

對于國內的家庭消費者而言,儲能產品價格仍偏高。據廠商報價,一套家用的3kw儲能系統售價需要數萬元,一旦將成本做到非常低之后,會有一個突然爆發的階段。

浙商證券預計,2025年全球儲能預計新增172GWh,對應市場規模2370億元。中國及全球5年增長空間均超過10倍,是碳中和彈性最大的賽道。

在光伏逆變器排名居前的華為,也已看上儲能市場。

而逆變器依然會是一門長線的穩定生意。

有分析指出,光伏逆變器的使用壽命在10年左右,大型地面電站的壽命在20-30年左右。

這意味著,逆變器要在電站壽命一半時進行更換,這些替換需求,很大部分會集中到陽光電源這樣的在位者。


(編輯:陳曉平 譚璐)
相關標簽: 陽光電源  
0
0
相關文章
在线免费黄色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