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金融 >> 炒幣者踅摸新財路:倒賣USDT、路由器挖礦、虛擬幣賭球

炒幣者踅摸新財路:倒賣USDT、路由器挖礦、虛擬幣賭球

邢思遠 來源: 字母榜 2021-06-22
監管叫不醒做暴富夢的炒幣者。

1-60be0907f3437

文章來源: 字母榜,作者 | 邢思遠,編輯 | 趙晉杰

虛擬貨幣監管越來越嚴。據央行官網6月21日消息,近日人民銀行有關部門就銀行和支付機構為虛擬貨幣交易炒作提供服務問題,約談了工商銀行、農業銀行、建設銀行、郵儲銀行、興業銀行和支付寶等部分銀行和支付機構。

隨著4月份幣圈熱潮的逐漸褪去,部分炒幣者的銀行賬戶被凍結。

重壓之下,不少失意者開始踅摸幣圈其他賺錢路子。

在狗狗幣合約交易上把之前賺的幾萬塊都虧掉的王勇,正在嘗試國內外倒賣USDT(泰達幣)。從5月25日開始,王勇最高時一天能獲利一萬元??礈蕶C會,王勇投入10萬元,決定搏一把。

陳峰則是在炒幣路上“連續水逆”:做多狗狗幣的時候,狗狗幣大跌;五一期間做空狗狗幣的時候,又遇到火幣網拔網線十分鐘,結果狗狗幣大漲后直接爆倉。

陳峰之前賺到的錢,被全部虧掉。連續多次的反轉,也讓陳峰慢慢失去炒幣的熱情。在一起炒幣的朋友建議下,陳峰轉向了路由器挖礦。

眼下,陳峰每月背負著大幾千的房貸,月底還要還十張信用卡。與炒幣大起大落的刺激相比,在陳峰設想里,路由器挖礦賺錢更平穩。

但實際上,每天路由器挖礦賺到的積分都不及預期,陳峰的目標也由一開始的賺錢,變成了能回本就好。

上個月連買幾次shi幣都踩雷的炒幣者張利,現在開始把虛擬貨幣視作毫無價值的東西,“什么信仰,都是因為自己買了(所以有信仰),能給我賺錢的才是信仰?!?/p>

正逢歐洲杯,炒幣失敗的張利,將新的賺錢希望寄托于虛擬幣賭球。他選擇了一個叫亞博的軟件平臺,匈牙利對決葡萄牙的比賽,用波膽投注了兩百,類似的多次操作,一晚上贏了兩千。但同樣是從炒幣轉向賭球,侯明的累次投入的幾百元都打了水漂,他自嘲“賭球和炒幣一樣,又是去送人頭”。

01

5月開始,在國家政策嚴厲打擊之下,不少比特幣交易平臺宣布服務關停,各個虛擬幣價格紛紛跳水。

5月25日晚上,正當外界哀嚎遍野,韭菜們紛紛拋幣割肉時,王勇注意到USDT價格下跌明顯,火幣和Hitbtc的USDT交易存在穩定差價,并且提幣充幣流暢,當晚就和國外的朋友搬了個通宵。

初嘗甜頭之后,王勇與朋友繼續里應外合:王勇負責國內買USDT,朋友負責到國外第三方平臺賣。連續搬了好幾天,王勇用10萬元的本金來回跑,國內6.1元的價格買入,國外6.6到6.7元的價格賣出,每天買上2萬-4萬個USDT,來回反復倒賣。

靠著國外的高需求,每20分鐘就能完成一次搬磚的王勇,每天獲利都在1萬元左右。

選擇USDT,則是因為它是一種將加密貨幣與法定貨幣美元掛鉤的虛擬貨幣,USDT幣與同數量的美元等值,即1USDT=1美元,這使其成為波動劇烈的加密貨幣市場中良好的保值代幣。

因為炒幣者都需要先用人民幣買USDT,再換其他虛擬幣,所以USDT也就成了王勇們的首選。

這種操作手法在幣圈俗稱“搬磚”,賺的就是低買高賣的差價。

6月1日,連續多次狗狗幣合約失敗以后,陳峰覺得炒幣的日子望不到頭,加上他還有房貸在身,對賺錢的需求更加迫切。

百般焦慮之下,在一次與朋友的閑聊中,陳峰盯上了路由器挖礦。

路由器挖礦并非真的礦場,而是利用路由器閑置的帶寬資源,換取相應廠商的收益。這個收益類似“電子貨幣”,比如京東云路由器挖的就是積分,積分可兌換京東E卡,能夠在購物時直接變現。

至此,路由器就成為了“礦機”,而路由器的所有者就成為了“礦工”。

用路由器“挖礦”的前提是,第一電費不貴,第二有閑置的寬帶,這兩個條件陳峰都符合。

朋友給陳峰算了一筆賬:單臺路由器一個月大概用8塊錢電費,每天每臺路由器大概能挖到300積分,等于三塊錢,一個月可以賺90塊錢左右。

按此計算,快的話半年多就可以回本,再往后,時間越長、機器越多賺得越多,一年十幾萬積分都有可能。

此外還可以薅到京東的羊毛。陳峰查到京東出了一個政策,只要(購買路由器)在一年內沒回本,平臺會補貼直到0元購回本,“最差的福利也是免費賺了臺路由器”,有同樣的精力,炒幣還不如去挖礦。

陳峰和朋友兩個人一合計,決定投幾萬資金進去。

端午假期,陳峰花了兩萬元在電商平臺上買了近十臺京東云路由器,價格從幾百元到數千元不等,等路由器回了家,就準備坐等發財?!霸皆邕M入,越早發財?!?/p>

同為炒幣失意者,張利的炒幣之路同樣坎坷,上個月連續買了幾次shi幣踩雷,他把自己的群昵稱改為“虧的只剩底褲”,二十多天再沒碰過虛擬幣。

最近,正逢2020歐洲杯,張利在群里看到有人不斷分享一個叫亞博平臺的截圖,稱自己在亞博用虛擬幣賭球。一開始張利對其有所懷疑,后面經自己搜索查證,發現亞博是好幾個球隊的贊助商,“應該不會跑路”。

喜歡賭球的張利記吃不記打。去年世界杯賭球時,他單子全中,最后卻遭平臺莊家跑路。

今年張利決定用虛擬幣試一試。在該App提供的支付方式中,選擇虛擬幣充值能得到官方額外加送的0.6%。從6月12日至今,張利每天都會泡在上面幾個小時,每天賭個三四單,一單下注幾十到幾百不等。

02

但這些新財路并不新鮮。

倒賣USDT,早在2018年就有人嘗試過。

字母榜發現,有賣過USDT的網友在虛擬幣論壇上稱,搬磚的風險非常高,在賣USDT時收到黑錢,銀行卡、賬戶被凍結的情況時有發生。而且,這種搬磚即使每次能獲利10%,也要消耗炒幣者大量時間精力,差價如果不大,投入產出比就會顯得不劃算。

而且USDT更大的風險在于,發行完全是中心化的,即發行、承兌、監管、運營全部集中在一個叫做Tether的公司。一旦Tether公司被關停,市面上的USDT就將面臨承兌風險,且會立刻貶值。

這不是沒有先例。

2018年10月,USDT首次暴雷。當時有媒體曝出USDT流通市值大于實際資產儲備,直接導致USDT價格急速下跌,跌幅達到11%??只琶媲?,大量USDT被拋售,兌成換BTC,使BTC價格被快速拉升。

2019年4月,USDT二次暴雷。Tether官方承認只有74%的USDT有現金及等價物支撐,致使市場再次陷入恐慌。

路由器挖礦也并非新鮮事,早在2018年就已興起。

相比礦機挖礦,路由器挖礦更加廉價便宜。彼時,斐訊、諦聽、聯想、迅雷都是狂熱參與者,相繼推出過路由器挖礦相關項目。

迅雷玩客云是最早牽頭做挖礦路由器的廠家。這些公司需要帶寬資源和存儲空間,路由器所有者由于付出了寬帶和儲存空間而獲得相應的報酬,與其說是挖礦不如說是變相出租。

過去幾年,路由器廠商暴雷不在少數。

極路由合作的P2P平臺i財富因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被公安查封;斐訊因為0元購老用戶拉新用戶,將新用戶的錢返給老用戶,導致資金鏈斷裂被警方立案調查;迅雷、聯想、京東投資的新路由3也被媒體曝出“詐騙”行為。

虛擬貨幣賭球更是一直游走在監管紅線。

2018年世界杯期間,暗網上就有人開設賭博網站,號稱“全球首創”,支持世界通用的網絡虛擬貨幣比特幣、萊特幣等提現,20天投注額超百億元,吸引大批球迷下注賭球,部分深陷其中的參賭人員,最后傾家蕩產。

這種行為很快迎來國家嚴厲打擊。2018年,廣東茂名警方成功打掉20余個涉案團伙,搗毀賭博App、網站70余個,關停網絡社交平臺聊天群250余個,凍結涉案金額2.6億余元。

03

沉迷于虛擬幣賭球的張利目前春風得意,連續中了11場比賽、20多個單子,經常在炒幣群里分享自己的賭球經驗心得。不過自從賭球后,他手機經常一天內接到好幾個香港的詐騙電話,這讓張利煩不勝煩。

不同于經驗豐富的張利,賭球小白侯明并不怎么懂足球,偶然看到抖音一個大神賭球多單全中,贏了不少錢。禁不住誘惑的侯明,用之前炒幣買的USDT賭球,晚上看球看到凌晨兩點半,又幫朋友代買了好幾次。

英格蘭1-0、比利時3-0等單連續走空,雖然投注不大,只有幾十到幾百,但每次都輸,眼睜睜看著幾百塊錢打了水漂,侯明及時停止了賭球,

自嘲“賭球和炒幣一樣,又是去送人頭”。

而陳峰顯然把路由器挖礦想得太簡單了。

在陳峰設想中,只要買了路由器,每天保持開機狀態,路由器自己就可以工作挖礦給他賺積分換錢。

盡管路由器確實比倒賣Usdt更節省精力,但實際買回家后,陳峰家里的網速明顯變慢了不說,每天獲得的積分也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多。

比如家人如果打開電視,當天的積分只有20多。幾個路由器加起來效果也不甚理想,陳峰非常沮喪,“現在只求能回本?!?/p>

王勇這邊,盡管高峰期一天能賺一萬,但這樣的搬磚日子不會太久。最近國內USDT的價格開始上漲到6.4元,王勇發現搬磚USDT的利潤正在不斷縮薄,再算上手續費和付出的精力成本,基本不賺錢。

靠USDT搬磚的賺錢路目前已走不通,又不想再炒幣,最近王勇又動起了挖礦心思,花了近四萬買了6張顯卡,開始為挖礦做準備。

6月16日,知乎熱榜上排到第四位的問題是,“如何看待 6 月 14 日京東大量顯卡被拍下,但不付款的行為?”

獲得最高贊的回答是,“礦潮的火熱已然褪去,礦工們基本停止收卡了,總算力也跌去了十分之一以上,那么為什么顯卡還是高價維持,為什么僅僅意思降了下,因為他們還要賺大錢,還在賭,賭馬上再來波礦潮,又可以開心收割韭菜了?!?/p>

(文中王勇、陳峰、張利為化名)


相關標簽: 炒幣  
0
0
相關文章
在线免费黄色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