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宏觀 >> 為什么放開三胎?有一種需警惕的力量,叫慣性

為什么放開三胎?有一種需警惕的力量,叫慣性

江昱玢 陳曉平 來源:21世紀商業評論 2021-05-31
人口不是一個“杞人憂天”的問題。

為什么放開三胎?有一種需警惕的力量,叫慣性

三孩政策來了!

5月31日,高層召開會議,提出進一步優化生育政策,實施一對夫妻可以生育三個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

2013年,“單獨二孩”政策啟動實施;2015年,二孩政策全面放開。如今,放開三孩,這是過往8年生育政策又一次重大調整。

這種密集的節奏,不是偶然的。對當下的中國而言,人口也不是一個“杞人憂天”的問題。

負增長的慣性

之前,“單獨二孩”、“全面兩孩”的決策,確實促進了中國出生人口的回升。

最近的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0-14歲少兒人口數量,比2010年增加3092萬人,比重上升1.35個百分點;“二孩”生育率明顯提升,出生人口中“二孩”占比,由2013年的30%左右上升至2017年的50%左右。

只是,經過5年時間,“二孩效應”逐漸弱化,其影響因素包括:受育齡婦女占比減少、結婚人數減少、婚育年齡推遲、生育意愿下降等。

為什么放開三胎?有一種需警惕的力量,叫慣性

據官方數據,中國育齡婦女總和生育率為1.3,處于較低生育水平。自1990年代開始,婦女生育率降至更替水平(2.1)以下。

中國總人口現呈低速增長態勢,人口年平均增長率為0.53%,較2000-2010年期間的年均增長率下降0.04%。2019年全年出生人口1465萬人,人口出生率為10.48‰,創下1949年以來出生率的最低值。

為什么放開三胎?有一種需警惕的力量,叫慣性

表面上,總數依然在增長,長期形勢非常嚴峻。

為什么放開三胎?有一種需警惕的力量,叫慣性

人口學者張現苓、翟振武、陶濤撰寫的《中國人口負增長:現狀、未來與特征》稱,中國正處于人口增長放緩、負增長慣性不斷積聚的階段,“人口負增長的大趨勢已定,中國人口將在2030年前后開始下降,且這種趨勢在21世紀的后幾十年都將持續進行?!?/p>

以2017年全國戶籍登記數據為初始人口數,根據其測算,如若維持在總和生育率為1.3的超低水平,中國將于2023年后進入負增長;若維持在1.6水平上,人口負增長可推遲至2027年。

即使婦女生育率保持在更替水平,中國人口仍不可避免地于2040 年落入負增長域,區別在于,未來(2086年)中國人口還能再次回歸正增長。

這種態勢,對于勞動人口的沖擊尤其巨大。

為什么放開三胎?有一種需警惕的力量,叫慣性

三位學者預測,假定生育總和生育率由2018年的1.55,緩慢降至2030年的1.4左右并維持至21世紀末,2030年后,中國勞動年齡人口規模開始明顯縮減,由2030年的9.47億逐漸下降,2036年降至9億以下,2047年降至8億,到2098年只有4億!

若立足于長遠看,調整生育政策確實已箭在弦上。

愿意生三孩嗎?

放開三孩,大家就樂意生嗎?調查數據來看,難言樂觀。

莊亞兒、姜玉、李伯華三位學者,基于2017年官方的全國生育狀況抽樣調查發現,2017年,中國育齡婦女的平均理想子女數為1.96,平均打算生育子女數為1.76。

生育意愿總體轉向少生。

理想子女數為2孩的比例仍占絕對主導地位,全面兩孩政策滿足了90%以上群眾的生育意愿;打算生育3個孩子及以上的婦女比例,僅僅為9.3%。

為什么放開三胎?有一種需警惕的力量,叫慣性圖表援引自《全面兩孩政策背景下中國婦女生育意愿及其影響因素》,作者莊亞兒、姜玉、李伯華

人們習慣以為,越富的人愿意多生,實際并非如此。

三位學者發現,家庭收入、戶口性質、受教育程度、本人是否獨生子女這4個變量,其對生育意愿的影響有限;影響巨大的,集中在出生年代和曾生子女數兩個變量。

尤其是,理想子女數與出生年代的早晚呈反向變化關系。

1960后和70后婦女,其平均打算生育子女數與1.76 的平均值最為接近,處于中間水平;80后婦女,其平均打算生育子女數最高;90及以后婦女,其平均打算生育子女數為 1.70,處于4個分組中的最低水平。

“90 及以后出生婦女的平均打算生育子女數處于最低水平,反映了年輕女性更加傾向于少生孩子?!比丝偨Y說。

此次,決策層提到,“加強適婚青年婚戀觀、家庭觀教育引導”,確實是有的放矢。

已有的試點證明,“放開三孩”的效果也有限。

以黑龍江為例,2016年以來,該省即允許在六種情形下可以生育三孩。其中夫妻雙方均為邊境地區居民的,可以根據個人意愿提出申請生育三孩。

根據時任黑龍江省統計局副局長吳景峰2019年的一份報告,政策出臺以來,邊境地區生育三孩的比例卻較低:

2016年— 2018年三年間,同江共生育三孩31人,撫遠 15人,綏濱 24 人,邊境縣(市、區)三孩比例不到2.5%,只比全省平均水平高不到一個百分點。邊境縣(市、區)二孩率為35%左右。

根據公開數據,“放開三孩”背后,黑河市的全市人口出生率,從2015年的4.8‰ 增至2016 年的5.4 ‰,2019 年又降到3.9‰。

這并不意味著生育政策調整是無效的。

“2013年和2016年生育政策逐步放開的結果看,生育水平提升有限,在全部生育中二孩比率在增長,政策是有效果的?!敝袊嗣翊髮W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教授宋健評價說。

為什么放開三胎?有一種需警惕的力量,叫慣性

特別是,此次高層會議強調,要促進生育政策和相關經濟社會政策配套銜接,提到提高優生優育服務水平、發展普惠托育服務體系、完善生育休假與生育保險制度等多項舉措。

這些舉措實施下來,即便三胎比例提振有限,但勢必會刺激一孩、二孩的生育率,有機會逆轉強大的負增長慣性。


(編輯:陳曉平)
相關標簽: 三胎  
0
0
相關文章
在线免费黄色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