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投資 >> 跟著高瓴去炒股,不愁沒有鈔票數

跟著高瓴去炒股,不愁沒有鈔票數

來源:資本偵探原創 2021-01-04
不少股民深挖數據,仿照高瓴做出了自己的投資組合。

1-5fe05230b8cd8

文章來源:??資本偵探原創 ?作者?|?鴻鍵

2020年剛剛過去,財經媒體和炒股社區里出現各種宏觀、微觀的年度排行和盤點,而不同的炒股流派也到了階段性“分高下”的時候。

股市如江湖,流派特別多。有的股民言必“老巴”,將價值投資奉若圭臬,也有人癡迷于短期套利,什么概念火就往哪兒扎,操作猛如虎。但最為取巧的操作,還要數跟著大機構走的“抄作業”模式。

所謂的“抄作業”,指的是散戶根據公開消息,買入知名機構的持倉股。熱衷于該模式的股民認為,大機構有專業的研究團隊和足以影響市場的資金規模,“無腦”跟投相當于搭順風車,省時又省力。如果要問哪些機構的“車”最有吸引力,高瓴資本(簡稱“高瓴”)肯定是其中之一。

2020年12月21日,高瓴資本斥資158億拿下隆基股份6%股權。消息傳出,市場立刻聞風而動,當天隆基股份以漲停收盤,股價報85.42元,創下歷史新高。在以散戶為主的A股市場,這明顯是高瓴號召力的體現。

在一級市場,高瓴的名字無人不知,有意思的是,即使到了風格迥異的二級市場,高瓴依然是投資風向標。不少股民深挖數據,仿照高瓴做出了自己的投資組合。站在新舊年份交替之際,“抄高瓴的作業”究竟是不是投資捷徑,是時候復盤一下了。

2020的“三駕馬車”全搭上了

幾乎每次高瓴“炒股”的消息一傳出,各類炒股社區里都會瘋傳一份更新版的高瓴二級市場布局列表。股民試圖從中找到“財富密碼”,但平心而論,身為普通投資者,“抄高瓴作業”的成本其實不低。

由于信息不對稱的存在,外界了解高瓴的投資情況一般只能通過上市公司公告、或是年報中的股東變化信息,很難實時跟蹤高瓴的操作情況?!俺锤哧沧鳂I”之所以還會成為風潮,其投資標的的長期收益表現是關鍵。

作為京東、貝殼等中概股的投資方,同時也是“重倉中國”的代表,高瓴的投資標的遍布A股、港股、美股三地市場,其中中國企業占了相當大的比例。在美股市場,高瓴重倉了阿里巴巴、京東、拼多多等知名中概股,而在離國內股民更近的A股和港股市場,高瓴偏好醫療、消費、新能源賽道,看中行業龍頭,且并不排斥高位買入。

就賽道而言,醫療、消費、新能源是2020年表現最亮眼的三個行業,以至于股民把2020年的A股行情戲稱為“吃藥喝酒、開電池車”。大環境如此,高瓴的投資表現可想而知。

以高瓴在醫療賽道投資的愛爾眼科和泰格醫藥為例,兩者2020年全年的漲幅分別為147%和157.05%,而高瓴的入股時間還要更早一些:

2018年1月4日,愛爾眼科發布《非公開發行A股股票上市公告書》,公告顯示愛爾眼科新增股份62,328,663股,發行價格為27.60元/股,高瓴資本認購定增六成的股票,成為愛爾眼科第六大股東。

2019年8月22日,泰格醫藥發布2019年半年報,高瓴出現在前10大流通股東名單中,這也是外界首次通過公開信息渠道獲知高瓴入股泰格醫藥。

如果股民在上述消息公布的次日買入愛爾眼科和泰格醫藥,并一直持有至今,兩支股票的收益率將分別達到549.21%和178.97%。而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高瓴對其他公司的投資中。

和醫療賽道一樣,新能源概念2020年同樣迎來爆發。在美股市場,高瓴買入過電動車龍頭特斯拉,其在A股也買入了特斯拉的電池供應商寧德時代。2020年,特斯拉在美股市場收獲了超7倍的收益,寧德時代同樣漲勢如虹,其2020年全年收益率達到230.67%。

2020年7月17日,寧德時代公布非公開發行股票的發行結果,其總發行股數為1223.6萬股,發行價為161元/股,高瓴資本共認購了100億元。如果股民在公告后的首個交易日買進寧德時代,并持有至今,其收益率將達到79.41%。

640 (3)圖源:雪球

用同樣的算法計算,如果投資者在2020年9月跟隨高瓴投資恩捷股份(鋰電池隔離膜龍頭)和信義能源(太陽能電站營運商)并持有至今,兩支股票的收益率約為64%和93%。

相比醫療和新能源,高瓴在消費行業的布局時間更長,且投資列表中不乏大眾熟悉的古井貢、水井坊、五糧液等白酒企業。在2020年白酒行情屢創新高的背景下,三者全年的漲幅分別達到56.12%、65.05%和123.11%。雖然高瓴旗下的證券私募禮仁投資在2020年三季度減持了五糧液,但此次投資換來的收益依然可觀。

640 (4)

根據相關渠道的整理,高瓴2020年在二級市場收獲頗豐,但股民如果完全跟隨高瓴的操作,也會有失算的時候。

2020年7月,健康元發布公告披露定增引入戰投高瓴資本。公告次日,健康元股價一字漲停,但漲勢維持時間不長,在觸及22.47元/股高點后,健康元股價隨即進入了連續數月的下跌趨勢中。截至12月31日收盤,健康元股價報13.91元/股,較7月時的高點下跌38.1%。

除了投資健康元,高瓴在二級市場另外兩個備受爭議的操作是“賣美的買格力”和“低賣高買蔚來”。2019年年底,高瓴賣掉持有多年的美的集團,轉而投資格力電器,但從兩者2020年的走勢來看,“抄作業”反而是吃虧的決定。2020年全年,美的集團股價漲幅為73.74%,格力電器則反跌2.3%。

無論是張磊本人著寫的《價值》,還是高瓴及其被投企業對外輸出的口徑,“長期主義”都是核心詞匯,但外界對此并不全盤買單,質疑者最常提及的就是高瓴“低賣高買蔚來”的操作。

2018年,蔚來登陸紐交所,發行價為6.26美元,當時高瓴是蔚來的第三大股東,持股比例達7.5%。2019年,蔚來股價一路暴跌,一度跌至2美元以下,當年四季度,高瓴清倉蔚來,但此后蔚來利好頻出,股價飆漲至如今的48美元。

據透露,高瓴的“清倉”實際上是將對蔚來的投資轉為更穩妥的可轉債持有,但這并不能打發質疑的聲音。2020年三季度,高瓴再次加倉蔚來,此次買入蔚來的價格要大大高于當初的賣出價,這番“低賣高買”成了高瓴投資神話中為數不多的“瑕疵”。

不過,從2020年全年表現來看,高瓴的二級市場操作“瑕不掩瑜”,其投資組合的表現依然是行業領先,這與高瓴本身的投資邏輯有關,其在二級市場多年的投資經驗同樣關鍵。

“炒股”,高瓴的起家本事

年度成績是結果,要理解高瓴為何能搭上“三駕馬車”,一切還得回到高瓴的投資邏輯和發展歷程中來。

在投資邏輯層面,無論是一級還是二級市場,醫療、新能源、消費都是高瓴投資的主線,其反復強調的“價值投資”底色沒有變;在實操層面,雖然一級市場投資機構中也有同時涉足二級市場的玩家(鼎暉投資、紅杉中國、深創投等),但高瓴依然是獨特的存在,“炒股”并非跨界動作,而是其起家的老本行。

談及高瓴,許多評論會提起其押注京東的一級市場經典案例,但這已經是2010年的事,在起家時期,高瓴的大部分投資其實都以二級市場為主。2005年,在拿到耶魯捐贈基金的投資后,高瓴把第一筆錢給了在港交所上市的騰訊,后者當時的市值不到20億美元,如今已經成為近7000億美元市值的超級巨頭。

除了投資騰訊,高瓴還曾在2008年金融危機時期大規模抄底,?一系列“別人恐懼我貪婪”的操作令高瓴的資金規模與日俱增,也讓其在二級市場聲名鵲起。對于喜愛“抄作業”的股民來說,跟隨高瓴不僅意味著“蹭”上大資本的車,后者對被投公司決策的影響也是吸引力所在。

和多數”只給錢”的基金不同,高瓴在投資中扮演的往往不只是財務投資者,其對百麗的投資便是實例。2007年,高瓴抄底香港上市的百麗國際,到了2017年,高瓴參與百麗的私有化,以57.6%的占股成為其控股股東。大規模運作的背后,高瓴想做的是親自下場幫助百麗完成數字化轉型。

據張磊透露,成為百麗的控股股東后,有上百名高瓴數字化投后賦能團隊的員工進入百麗工作,“投后深度賦能正在創造社會價值”。對于資本介入企業經營的做法,高瓴的LP在36氪的采訪中表達得更為直接——“張磊是不會滿足于投資人這個身份的,他要做一個資本企業家?!?

可以看到,高瓴成為二級市場風向標有多方面的原因,起家階段的經驗沉淀和投后賦能能力共同構成了其在二級市場布局的基礎。在剛過去的2020年,看到趨勢的高瓴乘勢充實糧草,其旗下的基金產品積極募資投資二級市場,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其他的VC/PE投資機構上。

2020年的一二級市場一冷一熱,一級市場的投融資事件數延續了從2016年開始的下跌趨勢,而中美兩地的股市則是一片火熱,以至于不少VC/PE投資機構放下“老本行”,投身炒股熱潮。典型的例子是軟銀在2020年二季度斥資40億美元入手特斯拉、亞馬遜、Alphabet、Zoom、拼多多等股票,并收獲了約40億美元的短期浮盈。

相比吸引了諸多機構和散戶的“賺快錢”熱潮,高瓴的二級市場布局更多是延續了“重倉中國”、押注產業升級可能性的投資邏輯,這也意味著其投資更偏長線,且不追求以“被低估”的價格買入股票,這樣的風格不一定適合所有投資者。對于散戶來說,高瓴提供的更多的是長線判斷,理解并接受其內在邏輯,要比盲目“抄作業”來得靠譜。


相關標簽:   
0
0
相關文章
在线免费黄色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