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游戲 >> 愷英網絡實控人王悅被判5年半,被罰千萬,他都干了什么?

愷英網絡實控人王悅被判5年半,被罰千萬,他都干了什么?

李萬民 來源:雷達財經(ID:leidacj) 2020-12-28
愷英網絡曾公開對外宣稱,"2018年6月至2019年5月期間,本公司股票市值大幅下降,與傳奇IP的惡意訴訟有較大關系。"

src=http___www

文章來源:雷達財經 文|李萬民 編|深海

12月26日,愷英網絡公告,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王悅因犯操縱證券市場罪,被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千萬元。

王悅帶領下的愷英網絡,曾經開發過《捕魚大亨》、《蜀山傳奇》等多款知名游戲。2015年12月,借殼泰亞股份上市后,靠著《藍月傳奇》游戲,公司一度賺得盆滿缽滿,市值也曾沖上過1500億元的高峰。

雷達財經發現,上市后公司股價、業績表現相對較好的2016年、2017年,公司的股東已經開始通過二級市場競價交易、大宗交易的方式減持股份大筆套現,同時公司實際控制人王悅也通過質押公司股票的方式進行了套現。今年6月份,因為質押圣杯投資、騏飛投資所持上市公司股份套現之事,王悅還被愷英網絡40多名股東及員工實名舉報。

愷英網絡多位高層"落馬",實控人被判5年半

愷英網絡實際控制人王悅,是一位80后游戲"大佬"。2017年3月,王悅曾以66億元身家,與滴滴創始人程維一同入選"2016胡潤全球富豪榜",成為當年度中國最年輕上榜富豪。但最終,卻因為內幕交易而鋃鐺入獄。

2018年7月31日,愷英網絡發布公告稱,王悅因個人原因辭去公司總經理職務,后于2019年1月8日,同馮顯超解除一致行動關系;3月25日,辭去公司董事職務,并不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兩天后,愷英網絡法人由王悅變成公司總經理陳永聰。期間于3月20日,副董事長金峰被選為新一任董事長。

一連串的人事變動之后,愷英網絡"內幕交易"事件逐漸暴露。剛開始是王悅"失聯"。2019年3月29日,愷英網絡公告,公司于3月28日收到深交所的問詢函,因問詢函中相關問題需要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王悅予以確認,因此公司從2019年3月28日起通過郵件、電話等各種方式試圖與王悅取得聯系,均未能成功。

緊接著,公司多位高層密集"落馬"。4月,時任副總經理馮顯超因涉嫌個人經濟犯罪接受公安機關調查;5月,時任董事、總經理兼財務總監陳永聰因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罪正在接受公安機關調查,后被正式逮捕;同月,"失聯"的王悅因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后被正式逮捕;6月,離任監事林彬因涉嫌背信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10月,時任董事長金鋒因涉嫌內幕交易罪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

2019年11月,金鋒在上海市公安局辦理取保候審手續,回到公司穩定局面。剛剛過去的11月,愷英網絡在上海舉行投資者交流會時,公司副董事長沈軍稱,公司2020年工作的核心理念和基本原則是合規經營。

公司管理層對于"合規經營"開始著重強調,而王悅也在被捕一年半之后,迎來了最終審判。

12月26日,愷英網絡公告,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王悅因犯操縱證券市場罪,被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千萬元。

上市后王悅股份大手筆質押

王悅出生于1983年。2005年大學畢業后,王悅曾進入51.com工作,一路做到了游戲事業部總監,他自稱"不懂游戲",但此后,游戲已成為他的一個標簽。

在51.com工作3年之后,王悅帶著團隊出走,開始自己打天下。2008年10月,馮顯超和錢華出資10萬注冊成立了愷英網絡,次年8月,王悅受讓錢華所持部分股份,成為愷英網絡持股62.5%的控股股東。

在王悅的帶領下,愷英網絡開發過多款爆款游戲?!堕_心農場》火起來的時候,愷英網絡推出了社交游戲《樓一幢》,短短幾個月時間,總用戶量就超過了7000萬,日活用戶最高時超過1000萬,月盈利超過200萬元。之后又陸續推出《恐龍時代》、《熱血海盜王》、《捕魚大亨》三款社交游戲,并于2011年推出首款網頁游戲《蜀山傳奇》,成為爆款。2014年,又模仿韓國《奇跡MU》與北京天馬時空共同開發出《全民奇跡MU》,單日流水突破2600萬元,成為愷英網絡最賺錢的游戲。

游戲開發的成功助推公司快速發展,愷英網絡開始尋求登陸資本市場。2015年12月,憑借《全民奇跡MU》的良好收益,愷英網絡借殼泰亞股份上市,成為一家擁有移動互聯網流量入口、集平臺運營和產品研發為一體的互聯網企業。復牌后,公司股價連遇12個漲停,到2016年時,最高沖到70.01元/股,公司總市值超過1500億元。隨著公司股價高漲,2017年3月,王悅以66億元身家,與滴滴創始人程維一同入選"2016胡潤全球富豪榜",成為當年度中國最年輕上榜富豪。

上市以后,憑借《傳奇》,愷英網絡也曾在2017年一度登頂業績巔峰。但公司股東們卻早早就開始了套現。

減持套現主要集中在2017年、2019年,同花順iFinD數據顯示,2017年至今,上市公司股東通過二級市場競價交易或者大宗交易等方式減持套現約9.06億元,其中2017年減持套現金額達3.07億元,2019年套現金額達4.76億元。

同時,還有大量的股權質押套現。同花順iFinD,從上市后不久的2016年2月,王悅就開始接連質押自己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權。截至2018年10月11日,將220萬股上市公司股票向國泰君安質押之后,王悅已經質押了自己所持的100%上市公司股權。

期間,跟王悅一起創立愷英網絡的元老馮顯超也從2016年3月開始,不斷質押上市公司股票,至2018年7月24日,已經將手中所持99.86%上市公司股票全部質押。

兩人控制的投資機構也做出同樣的動作。其中,王悅擔任執行事務合伙人的騏飛投資從2016年3月開始質押上市公司股票,截至2018年10月10日,累計質押股份總數已經達到上市公司股份總數的6.28%,占其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總數的99.78%;馮顯超擔任執行事務合伙人的圣杯投資,從2016年4月起開始質押上市公司股票,截至2018年8月9日,累計質押股份總數已達到上市公司股份總數的 3.72%,占其持有上市公司股份總數的99.19%。

從愷英網絡股價走勢來看,愷英網絡股東第一次套現高峰、王悅進行股權質押的主要時間段,均處于股價較高的時間段內。

截圖來源:東方財富CHOICE終端

王悅還被指向他人輸送利益

公司的麻煩不僅于此,今年6月28日,有自媒體發布《愷英網絡40多名股東及員工實名舉報》(以下簡稱"《舉報》")一文?!杜e報》稱,王悅作為圣杯投資、騏飛投資的實際控制人,簽署不對等協議為他人輸送利益,并私自將兩家平臺的股票質押,導致圣杯和騏飛欠下巨額債務且無法清償,被質押的股票已經或正在被海通證券拍賣,其中圣杯的股票幾乎已經被私下處置完畢。

《舉報》還指出,愷英網絡現任董事長金鋒不斷動用不明來源資金,使用非法手段背后推動圣杯投資和騏飛投資已被質押的股票的拍賣,然后不斷在二級市場以低價接票,目的是成為愷英網絡的第一大股東、實控人,取代前任董事長王悅,在此過程中,圣杯和騏飛的所有股東都成了犧牲品。

愷英網絡火速回應,于28日當晚發布了《致圣杯投資及騏飛投資全體合伙人的公開信》,愷英網絡向全體合伙人表示,公司從未持有兩家合伙企業的份額,從未參與兩家合伙企業的決策。公司非常同情所有合伙人尤其是有限合伙人的現實困境,但公司對兩個合伙企業沒有任何法定義務。

據介紹,騏飛投資、圣杯投資作為合伙企業于2014年4月25日由上海愷英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愷英")部分員工投資設立,其中圣杯投資執行事務合伙人為馮顯超、騏飛投資執行事務合伙人為王悅,二者為上海愷英聯合創始人。2015年12月,上海愷英借殼泰亞股份上市時,圣杯投資、騏飛投資兩家合伙企業通過參與定向增發等方式成為公司股東,兩個合伙企業的全體合伙人由此成為公司間接股東。

愷英網絡在回應中還表示,王悅、馮顯超二人在2019年先后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后,王悅通過其代理人參與公司治理活動,而馮顯超不但很少參與公司治理活動,反而在公司解決歷史問題中反對管理層的努力,甚至籌劃這次《聯合聲明》碰瓷上市公司,擾亂上市公司經營管理。希望圣杯投資、騏飛投資全體合伙人提升分辨能力,根據相關事實依法維護自身權益,不要成為沒有擔當、轉嫁矛盾的相關責任人員的利益捆綁工具,從而損害上市公司及中小股東的合法權益。

愷英網絡卷入傳奇IP糾紛

愷英網絡的發展史上,有一款繞不開的游戲,就是《藍月傳奇》。2015年借殼泰亞股份上市時,曾簽下三年業績對賭協議。愷英網絡承諾,2015年至2017年,公司凈利潤分別不低于4.6億元、5.7億元和7億元,而愷英網絡2014年時的凈利潤剛剛達到6254.12萬元。

更高的業績,需要更加爆款的游戲,愷英網絡由此展開了大筆收購。同花順iFinD顯示,光是2016年的收購就有7起,其中在6月,以2億元收購浙江盛和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浙江盛和)20%股權。這家公司2016年開發了爆款頁游《藍月傳奇》,僅在測試階段流水就突破了6000萬,10月單月流水破2億,全年流水超11億。2017年7月,愷英網絡再度出擊,以 18.86億元收購浙江盛和51%股權,成為浙江盛和控股股東。

控股浙江盛和后,愷英網絡2017年的營收達到32.34億元,歸母凈利潤達到16.1億元,業績達到高峰。但在熱鬧背后,愷英網絡也面臨了因傳奇游戲版權而引發的一連串訴訟糾紛。

愷英網絡公告顯示,從2016年開始,愷英網絡就因傳奇游戲而身陷訴訟?!秱髌妗返闹鳈嘤?家韓國公司亞拓士和娛美德共同享有。2016年6月,愷英網絡全資子公司上海愷英與娛美德簽訂傳奇IP的授權合同,結果在9月份,愷英網絡被亞拓士以侵犯著作權告上法庭;10月份,愷英網絡全資二級子公司浙江歡游與娛美德又簽訂傳奇網頁游戲、移動游戲授權許可合同,金額共計500 億韓元(約為 3億元),結果次年2月,又被娛美德以未支付合同金額及最低分成保證金,而向國際商會國際仲裁院提起仲裁。

亞拓士、娛美德和愷英網絡三方,就"傳奇IP"版權問題糾紛不斷。2019年12月,亞托士發起的訴訟有了結果,愷英網絡、娛美德敗訴,愷英網絡被要求停止使用與娛美德簽訂的IP授讓權,并共同承擔25萬元賠償;2020年10月,娛美德撤回對上海愷英、浙江歡游的起訴。

《傳奇》版權糾紛期間,愷英網絡的業績在2017年攀上高峰后迅速滑落。2017年至2019年,愷英網絡的營收從31.34億元降至20.37億元,歸母凈利潤從16.1億元變為虧損20.39億元。公司的股價也遭遇了大幅下滑,從19元/股的高位一度跌至接近2元/股。愷英網絡曾公開對外宣稱,"2018年6月至2019年5月期間,本公司股票市值大幅下降,與傳奇IP的惡意訴訟有較大關系。"



相關標簽: 愷英網絡  
0
0
相關文章
在线免费黄色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