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游戲 >> 虛擬偶像3.0:打破次元邊界是通往未來的船票?

虛擬偶像3.0:打破次元邊界是通往未來的船票?

李覲麟、楊皓然 來源:鋅刻度 2020-11-23
這樣的時代之下,虛擬偶像與真人偶像的碰撞火花或許將更加激烈。

文章來源:鋅刻度,作者 | 李覲麟、楊皓然,編輯 | 炫岐

11月21日零點,K/DA女團的粉絲準點守在屏幕面前,等著第一時間看到成員卡莎的“DRUM GO DUM”概念視頻。然而視頻一經放出卻引發了熱議,一部分粉絲大贊跳得好,但也有很大一部分粉絲表示“這明明就是在三次元MV里插入卡莎的照片,根本不是概念視頻?!?/p>

而就在前一天,韓國娛樂巨頭SM公司時隔6年再推出的全新女團aespa終于登上初舞臺。但aespa剛出道的期待聲就被黑歷史與抄襲疑云蓋過,從宣傳照抄襲德國藝術家“bryanhuynh”到MV與K/DA女團的《POP STAR》MV多處重復,導致了新歌《Black Mamba》被刷到1.9分的低分。

萬眾期待之下的SM新女團,出道即因為抄襲問題而被推上風口浪尖,SM公司多年耕耘的概念領先優勢也遭到了質疑。

雖然在韓流中引入虛擬偶像的因素,也算是全新的一次嘗試,但一方面韓流偶像圈一直以來較為缺乏虛擬偶像的培養土壤,另一方面是這次抄襲撕開了二次元與三次元偶像之間的較量。而二次元與三次元追星之間的壁壘,在也粉絲受眾和資本態度的微妙變化中有了裂縫。

當如K/DA這樣的虛擬偶像收獲的掌聲越來越多時,真人偶像所面臨的挑戰其實也日益增加。Z世代對二次元事物的廣泛接受度和喜愛度眾所周知,二次元+偶像的可能性也從虛擬形象+VOCALOID的1.0模式走到了如今與真人偶像更加接近的3.0時代。

這樣的時代之下,虛擬偶像與真人偶像的碰撞火花或許將更加激烈,技術、生態不斷完善的同時,資本與新文化也來到了新戰場上。

Z世代的快樂:跨次元追星的新文化陣地

“我們的歌讓你無法忘懷——請永遠都要忠于自己的內心?!壁w小穎(化名)聽到K/DA女團主唱阿貍說這句話時,第一次對虛擬偶像有了追星的想法。

00年出生的趙小穎一直是一個實干型追星族,演唱會、簽售會、見面會、接機幾乎一一不落,提到當紅偶像明星的代表作、經歷和各大節目上的表現,她都如數家珍。

但不論周邊的人怎么向她安利虛擬偶像,她都不為所動,“粉真人偶像才有追星的感覺,虛擬偶像看起來就像是動漫里的某一個人物,和我不在一個次元?!壁w小穎說道她對虛擬偶像的看法。

改變她的,正是K/DA女團。作為《英雄聯盟》的老玩家,趙小穎對K/DA的好感離不開多年游戲積累下的感情?!鞍⒇?、阿卡麗、伊芙琳、卡莎,每一個成員都是我平時就很喜歡玩的英雄,看到她們一起組團唱跳、出單曲,某種程度上也圓了我的《英雄聯盟》電影夢?!?/p>

LPL2020總決賽時K/DA女團作為開場嘉賓進行演出LPL2020總決賽時K/DA女團作為開場嘉賓進行演出

趙小穎提到,K/DA相較其他虛擬偶像的優勢很大程度上就在于《英雄聯盟》在全球擁有數量眾多的擁躉,再加上歌曲質量高、各大活動上的頻繁露面,很快就吸了一批粉絲。

9月29日,K/DA開啟了全新一輪的應援活動,連續五周的應援活動,需要在微博、B站、快手、小紅書、斗魚等平臺上攜帶話題發布相關內容,或者觀看、點贊、轉發相關內容。這類應援活動對于趙小穎來說早就駕輕就熟,所以每周都沒有落下。

每當熱度攀升,K/DA女團官方就會發出更多新的物料,而這便是粉絲們最激動的時候。

同為“00后”的許科(化名)是個“老二次元”了。對三次元偶像不“感冒”的他,卻是洛天依的忠實“錦衣衛”(洛天依粉絲昵稱)。他回想起喜歡洛天依的原因,是因為她的歌聲。

例如《漂亮面對》給他帶來了前進的自信、《一半一半》里講述的親情與溫暖,“洛天依的每一首歌對我來說都有不同的意義?!睘榱酥С致逄煲?,許科會為洛天依的手辦、聯名周邊、代言產品買單,甚至還會學習繪畫、MMD動畫,來當一位能產出的“錦衣衛”。

他告訴鋅刻度,虛擬偶像與粉絲的互動粘性也許更高。讓洛天依人氣更上一層臺階的神曲《達拉崩吧》就是由B站百大UP主之一的ilem填詞、作曲創作而成。

“洛天依其實還是屬于沒有太多內容企劃的初代虛擬偶像,像《偶像大師》、《戀與制作人》這列的虛擬偶像就有了更多的故事感和人設。而K/DA則是更加接近真人偶像的虛擬偶像3.0,不僅在飯圈互動交流、人設個性上越來越豐富,直播、商演、代言也都在加速虛擬偶像的變現能力和速度?!?/p>

虛擬偶像背后的企劃公司會將粉絲制作的優秀作品一步步篩選,最終讓虛擬偶像以演唱會、生日宴等形式呈現出來,并且可以與粉絲實現合唱互動。

有數據顯示,追星群體的年齡趨于年輕化?!?0后”群體中追星族占比僅26.78%,“95后”中的比例上升至50.82%,而“00后”則有7成認為自己屬于追星一族。

而“00后”對二次元內容的偏好,也讓虛擬偶像在真人偶像擁有更純熟的商業模式和受眾市場之余,既開辟了一片新的天地,也便隨這技術和生態的完善而有了與真人偶像正面較量的武器。

K/DA的大勢并不是虛擬偶像市場的上限

從概念提出到各種跨界活躍,虛擬偶像在國內早已不再陌生。而如今,就連作為韓國娛樂三大公司SM娛樂有限公司也按捺不住,在推出的新女團aespa加入了大量虛擬偶像元素,甚至連出道曲的MV也被粉絲察覺有“碰瓷”英雄聯盟虛擬偶像女團K/DA之嫌。

SM公司旗下擁有少女時代、EXO等多個火遍全球的偶像組合,可以算是偶像行業的風向標。其他偶像團體抄襲SM公司概念的情況時有發生,但SM抄襲虛擬偶像,卻是第一遭。

這不禁引發了大眾的熱議,而虛擬偶像的高光時刻真的來了嗎?

能夠被“破圈”抄襲,從“二次元”走進“三次元”,這看起來的確是虛擬偶像影響力提升的表現,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這次被抄襲的主角——《英雄聯盟》女團K/DA,其實也并不算是傳統意義上的虛擬偶像。

資深虛擬偶像粉絲小白指出,K/DA的四位成員全部來自于全球最熱門的MOBA《英雄聯盟》,在K/DA虛擬女團項目開展之前,她們就已經是上億玩家群體耳熟能詳的游戲角色了,具有數量驚人的粉絲基礎,等于是自帶流量出道的偶像,而這是其他虛擬偶像無法相比的。

“K/DA的MV是做得很好,但我們假設一下,如果拳頭公司不拿這幾個游戲角色組女團,而是打造一個與《英雄聯盟》完全無關的虛擬偶像IP,那它還能有K/DA現在的熱度嗎?顯然不會,所以不能以K/DA的火爆來推斷整個虛擬偶像市場的情況?!毙“渍f道。

雖然K/DA的成功有其不可復制的理由,但不管怎么說,從2019年開始,國內的確迎來了一個虛擬偶像井噴的新階段。市場敏銳地捕捉到了文化權力交接的氣味,開始將目標轉向了消費能力更強的Z世代群體。

二次元是Z世代群體的一個重要標簽。作為互聯網原住民,Z世代群體從小在動漫、電子游戲的包圍下長大,對于ACGN內容有極強的消費意愿。

根據艾瑞數據統計,2019年中國動漫行業總產值達到1981億,泛二次元用戶規模達到3.9億。隨著時代交替,能夠接受動漫文化、愿意消費動漫產品的群體會進一步擴大,二次元文化也將逐漸從“小眾”變成“主流”。

“虛擬偶像還在發展的過程中,目前企業推出虛擬偶像的主要目的不是為了盈利,而是為了塑造形象,表明自己重視‘90后’、‘00后’群體,能夠理解他們的喜好?!碧摂M偶像運營者藍黑析道,“就比如華碩推出虛擬代言人天選姬,屈臣氏推出虛擬代言人屈晨曦一樣,他們推出虛擬IP并不是說他們就一定會布局動漫產業,而是通過這樣的方式來塑造一個年輕、有活力的品牌形象,來贏得年輕一代的好感。而如果這個品牌形象運營成功,那么不管企業用這個形象來宣傳產品還是利用這個形象去‘破圈’、去策劃衍生的內容產品都是有成功的可能的?!?/p>

虛擬偶像產業才剛剛起步,很難說K/DA的成功對虛擬偶像市場有怎樣深刻的意義,但有一點很清楚——K/DA絕對不是這個市場的上限。

虛擬偶像大放異彩,真人偶像式微?

盡管目前虛擬偶像的“出圈”程度越來越高,但在2017年的時候,登上《明日之子》舞臺的荷茲HeZ卻因為虛擬偶像的身份飽受質疑,被粉絲攻擊“無法理解”、“特效多”、“假唱”等。

但短短兩年,虛擬偶像的風評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粉絲群體日益壯大、個人演唱會大獲成功、甚至主流視頻平臺愛奇藝還推出了一款虛擬偶像選秀節目《跨次元新星》。

愛奇藝推出《跨次元新星》愛奇藝推出《跨次元新星》

不過,虛擬偶像之所以能如此被人追捧以至被真人偶像模仿,必然是有其獨到之處。

“虛擬偶像有真人偶像無法相比的優勢。他們不需要整容就能接近大眾的審美標準,也不會衰老,沒有檔期風險。此外,因為是虛擬角色,所以就算給他們強行加一堆人設,人們也很容易區分真假虛實,不會為人設爭吵而引發輿論危機?!彼{黑訴鋅刻度,“而且虛擬偶像在演出上能運用更多特效,達到真人偶像做不到的效果。同時,虛擬偶像的IP開發也具有更多可能性,可以更好地對接二次元產業,去影視化、游戲化?!?/p>


相關標簽: 虛擬偶像  
0
0
相關文章
在线免费黄色电影